当前位置:童话网 > 赌博线上攻略 > 昂梯菲尔奇遇记

昂梯菲尔奇遇记

作者:儒勒·凡尔纳 时间:2011-10-23

第八章

有吉尔达驳船长参加的无伴奏四重唱演出

昂梯菲尔师傅到了家直接走进饭厅,坐在壁炉的角落,拷着脚,一句话不说。爱诺卡特和朱埃勒在窗子旁谈心;他甚至没有注意到他们。纳侬正在厨房准备晚饭,平时他总会习惯地问道:“快做好了吧?”

皮埃尔·塞尔旺·马洛完全陷入了沉思。显然,他认为此刻与家人讲述偶然遇到勃·奥马尔的事,是不适宜的。

往常,昂梯菲尔吃晚饭时总会喋喋不休,如今却沉默寡言了。每道菜只尝一口,他用一铜大头针,从绿贝壳中挖出贝肉,机械地咀嚼着。朱埃勒几次跟他说话,他都不答理。爱诺卡问他话,他也好似听不见。

“喂,弟弟,你怎么了!”当他起身准备回房间时,纳侬问道。

“我长了一颗智齿。”他答道。

家人都在想,只要他在晚年变得明事理些,也并不算迟。

他没有和任何人道晚安,就连他总是叼着的烟斗也没点,就上了楼。

爱诺卡特注意到了:“舅舅有心事!”

“或许有什么新消息了吧?”纳侬一边收拾桌子,一边自言自语。

“大概得去找特雷哥曼先生才是!”朱埃勒说。

他自等待那信使以来,从未象今天这样心烦意乱,焦虑不安。同奥马尔谈话时,是否太不冷静,手腕不够灵活呢?对待那位老兄的态度是否过于生硬,而不是软硬兼施,既然没有要害问题进行讨论,就应该随和些,这样做对吗?把他当扒手、坏蛋、鳄鱼之类来对待,高明吗?如果是显得满不在乎,假装准备交出,进行谈判,然后再见机行事。而不是一气之下,提出要五千万,岂不更好些!当然,那封信绝对值五千万,是无需怀疑的。然而,他本可以处理得更巧妙些。因为公证人已遭过一次冷遇,再用新的招数,他干吗?如果他也一气之下离开圣马洛,回亚历山大去,那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呢?那昂梯菲尔就要一直跑到埃及,去追回那个经度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