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童话网 > 赌博线上攻略 > 山妖的诊所

山妖的诊所

作者:任小霞 时间:2014-12-07

“毛毛!”我一到家,看到妈妈刚买回来的番茄,拿了就想啃,妈妈喝住,“快洗手去。”

“不干不净,吃了没病。”我嘻笑着继续去拿。

“啪!”妈妈用手拍掉我手里的番茄,“不讲卫生,要吃苦头。”我只好跑去水龙头那,随便冲了下,迫不及待地回来大口大口咬番茄。

“吃东西一定要洗手啊。”妈妈刚说完,却发现我拿起水杯接生水喝,又急了,“毛毛,生水是绝对不能喝的……”她的话没说完,因为我已经把一杯生水喝下去了。

“你这孩子!”妈妈恨铁不成钢地嚷嚷过来,夺去杯子,“你不肚子疼才怪。”

妈妈的话果真灵验,半夜,我被肚子疼疼醒了,“啊……啊……”在床上痛得直打滚儿。

“这可怎么办?”妈妈急得不知怎么好。

“要不……去山婆婆诊所看一下?”奶奶瞧着山头上的灯说,“她还亮着灯。”

“我不要!”我一边捂着肚子一边叫,“我不要去山婆婆那。”我听说过,山婆婆是个山妖,她的诊所里帮人看病的都是一群小妖。

“这黑灯瞎火的,只能去那儿了。”妈妈下了决心似的说完,就背起我,往山头方向去。

“哎哟——哎哟——”我实在疼得受不了,也没有力气跟妈妈争辩了。

“通通通!”跑上山头,妈妈已经一身汗了,她举起拳头,用力敲起诊所的门。

“来了。”先听到里面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,接着是一阵“啪啪啪”的脚步声。门开了,一个满脸微笑的老婆婆出现在我眼前。

“山婆婆,毛毛估计是喝了生水,还有,吃了些不干净的东西,闹肚子……”妈妈急急地把我的情况说给山婆婆听。

“快进来,”山婆婆推出一张小型的弹簧床,让妈妈把我放上去,“我来查一下。”

一躺上雪白的床,我就全身紧张起来——山婆婆给我量体温的温度计,会不会真的是传说中的鹿角做的?山婆婆的听诊器,会不会是传说中的一块青蛙石?山婆婆用的毛巾,是野兔子毛织的?……

“你好像太紧张了。”山婆婆擦掉我额上的汗,“不过,紧张也有好处,让你出汗,就不会发热,而且,会减少疼痛……”

“喝一杯热茶。”山婆婆去倒热茶的时候,我更紧张了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的手,我怕她在茶里放什么药粉,让我突然睡过去,听小七他们讲,他们都是这样被山婆婆留在诊所过了一夜的。

我没看到山婆婆在茶水里放什么,就放心地喝了起来,这杯茶水和家里的味道完全不同,甜蜜蜜的,清凉凉的……太好喝了。喝到最后一口,我才恍然大悟:山婆婆早在茶水里放了药粉了,根本不用在杯子里放呀……我后悔不已,但是茶已经全喝光了,奇怪的是肚子也不疼了。

“你躺下。”山婆婆给我盖了一层软软的棉被,散着花朵芬芳的棉被从来没有过的舒适,一阵困意袭来,我闭上了眼睛……迷糊中,我听到妈妈说:“我先回去啊……”我想留下妈妈,可是却伸不出手去……

“她醒了!”“她醒了!”清晨,我还在蒙眬中,就听到两位小姑娘的声音,努力地睁大眼睛一瞧,天,是一对金花鼠,这就是小妖吗?

我一跃而起,看来,传言不假,这真的是山妖的诊所啊。

“毛毛,你醒啦。”大一点儿的鼠姐姐过来,递上热毛巾,“先擦一下胳肢窝,我再给你量一下温度。”雪白的毛巾真的像一只软软的小兔子,我的手有点发抖。听话地按她说的办。

“毛毛,你跟我来。”鼠妹妹看到我量好温度说,“婆婆说过如果没热度就好了,你现在跟我去洗漱。”

鼠妹妹把我带到一个绿色的洗脸间,给我倒好刷牙水、洗脸水,对我说:“婆婆说了,你的病都是因为你不爱干净引起的,这对我们金花鼠来说,是最不可思议的事了,我们从来没有哪一个喝生水,更没有哪一个会吃没洗净的瓜果……”

“真的?”我一边洗漱一边想,“金花鼠原来这么干净呀,怪不得村里的老人都说孩子不如鼠,指的是这些呀。”

洗干净后,鼠妹妹带我到餐桌上,一边给我切花饼一边说:“这花饼里的每一片花瓣我都清洗过三次,这煮粥的玉米粒呀,我淘洗得更多了,婆婆一直跟我们说,病从口入,吃东西最需要当心了。”

喝着清香的粥,吃着软甜的小饼,我的脸可红了,以后,我可不能再让她们笑话了,她们肯定看到过我随手摘树上的果子吃,随手拿饼子啃……

“毛毛,”鼠姐姐从外面回来,摘了一篮子野草莓和小蓝莓,“你运气可不错,今天,有好果子尝呢。”

“啊,真新鲜!”我跑上去,随手想拿。“不行,我得好好洗洗。”鼠姐姐忙拍我的手,“可要改掉你的毛病,不然,下次又要被送到诊所来了,山婆婆又得忙一上午泡药茶了。”

“噢。”我这才明白,原来昨晚山婆婆给我喝的,真的是药茶,她今天一早上,就去重新泡药茶去了。

“我帮你洗。”我陪鼠姐姐到水龙头旁,学着她的样子,一颗一颗小心地洗果子。洗净的果子在阳光下闪着金光,更加诱人了。

“你尝尝吧。”洗好后,鼠姐姐端上盘子,叫上鼠妹妹,一起来吃果子。

“啪——啪——”好像有什么声音传来。

“婆婆回来了!”鼠妹妹惊叫一声。

“真的!”鼠姐姐忙拉着鼠妹妹往一边的房门跑去。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山婆婆进屋的时候,那对金花鼠已经不知去向。她们不是山婆婆诊所的人吗?

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山婆婆一进屋,就冲我眯眯笑,“昨晚你睡熟了,你妈妈就先下山了,说好今天早上九点来接你,别急啊。”

“婆婆——”我盯着山婆婆的脸,觉得她一点不像一只金花鼠啊,“你有没有养金花鼠啊?”

“金花鼠?”山婆婆乐呵呵地笑了,“你是不是看到了金花鼠影子?山上有好多金花鼠的,你不知道,金花鼠是最爱干净的小动物,要懂她们可不容易,我常常会把洗干净的瓜果挂在树梢,如果沾上一点尘土,他们都不吃的,而且,他们绝对不喝山泉,一定要喝煮沸过的水,所以,我这儿,常会有他们的踪影……”

原来是这样,看来,山婆婆不是山妖,只是她懂得金花鼠,而那些金花鼠是悄悄来回报她的……

“毛毛!”门外传来妈妈的声音,踏进屋,看到我精神焕发的样子,笑逐颜开,“谢天谢地,你总算好了。”

“谢谢山婆婆。”我衷心地说,“你的药茶太灵了!”

“呵呵——”山婆婆笑着送我们下山,“以后,可要爱干净哦,闹肚子的事可大可小……”“嗯!”我忙不迭地点头,心里想,这个,我已经牢牢记住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