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童话网 > 一千零一夜 > 瞎眼僧人的故事

瞎眼僧人的故事

作者:童话故事编辑 时间:2009-07-31

那姑娘看了我,问道:“你是谁?是人还是魔鬼?”

“我是人。”

“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?我在这里整整住了二十五个春秋,却从来没有看见一个人影。”

我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和经历从头到尾告诉了她。她听了,很同情我,不由垂下泪来,说道:“我跟你谈谈我自己吧。你可知道,我是国王艾木斯的女儿,他是艾努斯岛的主人。不幸的是,我在和我的表兄结婚的新婚之夜,被魔鬼哲尔基劫走,他是勒基莫斯的儿子,伊卜律斯的孙子。他驮着我一直飞到这个地方,把我囚禁起来。从那时起,凡我需要的衣服、首饰、吃的东西和一切日常用品,都由他带给我。他每隔十天到这儿来住一夜,他曾告诉我,不管什么时候,无论我需要什么,只要伸手一摸写在屋子圆顶上的两行字迹,他立刻便会出现。他是四天前离开这儿的,再过六天他才会再来。你愿不愿在这儿住五天,到他来的头一天再离开呢?”

我说:“我当然愿意。”

她听了很高兴,站起来,牵着我,穿过一道拱门,进入一间小巧别致的浴室。她叫我坐在她身边的褥垫上,喂我喝麝香糖水,还拿出许多水果让我品尝。我和她边吃边聊外面的事情。后来,她说:“你看起来很累,还是躺一会儿吧。”

我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,完全忘记了遭受的磨难和流落异乡的苦痛。我从梦中醒来,见她正温柔地替我按摩两腿,便起来和她一块儿吃喝聊天。她说:“安拉作证,我孤单寂寞,只身住在这里,二十五年以来,没有一个人和我谈话,我苦闷极了。是安拉把你带到我身边的。”

我感激她对我的热情。我和她呆在一起,感到无比的快活,因为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同如此美丽可人的姑娘在一起。就那样,我跟她有说有笑,又吃又喝,欢愉地度过了这个晚上。

第二天,我和她已经如胶似漆,她问我:“喂!你想喝点儿酒吗?”

我回答:“好啊,你把酒拿出来吧。”

她进了贮藏室,取出一瓶酒,端上菜肴和水果,吟唱道:

“假若预知你的到来,

我将无惜洒下血泪,

为让它们挂满我的脸颊,

为欢迎你,请从我的眼皮上走过。”

我很欣赏她的才识,感谢她的盛情,便愉悦地陪她喝酒。酒到半酣,我对她说: “来,让我带你出去,从此不受魔鬼的约束。”

她笑着摇头道:“唉!说来容易!你如果真的怜惜我,我们约定,从今以后每十天之内,让魔鬼占有我一天,剩余的九天我同你分享,这样,我就满足了。”

这时候我已喝得酩酊大醉,神智不清,摇晃着站了起来,执意要彻底救助她,说:“现在我就去抹掉屋顶上的字迹,让魔鬼来这儿好了。我要和他拼个你死我活,我很擅长除妖呢!”

听了我的话,她吓得面如土色,说道:“以安拉的名义起誓,你千万不可鲁莽行事,以免引火烧身,后悔不及。”

她随即吟唱道:

“撒缰的马儿争先恐后地疾驰,

将要分离的人呀,

你尽可能地慢慢走,

因为时光一去不复返,

生命的终点便是永诀。”

我不听她的劝阻,一意孤行地踢破屋顶。天空立刻黑暗下来,在电闪雷鸣、风雨交加中,地面震颤不已。这时我吓得清醒过来,问道:

“怎么会突然这样?”

“魔鬼快来了。刚才我警告过你,叫你不要莽撞。安拉作证,你可把我害苦了。你快从来路逃离此地吧。”

我惊慌失措,转身就跑,把鞋子和斧头全忘在地上。我刚踏上阶梯,听到一声巨响,地面裂开,一个恐怖的魔鬼从地缝里钻了出来,问她:

“你为何突然召唤我?你遇到什么危险了吗?”

“什么危难也没有。只是一时烦闷,喝点儿酒解闷。喝醉了,也不知怎么就碰到屋顶上的字迹了。”

“混蛋,你竟敢欺骗我!”他转头左顾右盼,看见我的鞋子和斧头,便指着说: “这是人的东西,你说到底是谁来过这儿?”

“我也是才发现这个呢,说不定是你刚卷进来的。”

“胡说八道!”魔鬼骂着扒掉她的衣服,把她的手脚拉开绑在四根木桩上,凶残地拷打她,逼她说实话。

我不忍心听她哭泣、呻吟,内心恐惧不安,哆哆嗦嗦、踉踉跄跄地爬了出来,把木盖照原样盖上,拨土掩盖起来。我百般懊悔,不该连累她。想到那娇美动人的姑娘受到魔鬼的残害,想着她被囚禁二十五年,今天又因我而身受酷刑,想着我父亲和他的王位,想着我自己流落异乡做了樵夫,我百感交集,心情非常悲观,忍不住伤心啜泣,吟唱道:

“身处逆境之时,

你应当追忆往昔。

人生短暂,难免挫折,

你应当借回忆安慰自己,振奋精神。”

我匆忙寻路离开森林,径直回到裁缝的家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