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童话网 > 一千零一夜 > 阿拉丁和灯神的故事(续)

阿拉丁和灯神的故事(续)

作者:童话故事编辑 时间:2009-08-03

“叛贼!”皇帝吼了一声,“犯了什么罪过,你应该比谁都清楚。”继而他又对宰相说道:“你带他过去,让他向窗外看看,再叫他告诉我们,他的宫殿哪儿去了?”

宰相遵命照办,随即带阿拉丁来到窗前。

阿拉丁朝外一望,只见皇宫对面那座自己的宫殿已不知去向,这才明白为什么会落得这样的结果。当然,对发生的一切他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只是感到震惊和不可理解。他恍恍惚惚地回到皇帝面前,听见皇帝质问:

“你的宫殿呢?我的女儿哪里去了?你难道不知道,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吗?”

“主上,我不知道宫殿和公主的去向,对发生的这一切我简直一无所知。”

“阿拉丁,你要知道,我之所以饶恕你,是为了让你尽快把我的女儿找回来。只有找到公主,才允许你再来见我。用我的头颅起誓,找不回公主,我非砍你的头不可。”

“明白了,不过恳求陛下给我四十天的期限。要是过了期限还找不到公主,那就随陛下处置了。”

“我可以答应你要求的期限,但你别想逃出我的手心。你即使逃到月亮上,我也要把你抓回来。”

“皇上,如期限已屋到还找不到公主,我会回来自首,并愿把头颅献上。”

人们得知阿拉丁受宽恕,恢复了自由,都由衷地为他高兴,默默地替他祝福。可是阿拉丁本人却因为这次重大打击而深感羞耻和痛苦。他无颜见亲友,在人们面前也总感抬不起头。他离开皇宫,神志恍惚地在大街上游荡,对目前自己的境遇和未来怎么办,都感到茫然。就这样迷迷糊糊地在城中游荡了两天,这期间,许多人都关心、同情他,不断地送些饮食给他充饥度日。

阿拉丁见这样流浪下去不是办法,丝毫不能解决问题,便索性离开城市,来到郊外。

这天,他来到一条河边,由于失望过度,使他几乎丧失了生存下去的勇气,一度产生投河自杀的念头。他站在河岸上,面对滚滚的河水,突然想起那次他埋在地道中遇险的情况。当时他并没有丧生,而且渡过难关,成就大业,现在怎能轻生呢?

他蹲下去用河水洗脸,想使自己清醒清醒,以便冷静地思考一下,下一步该怎么做。他刚捧了水在手中,双手一搓,便擦着手指上的戒指,戒指神突然出现在他面前,说道:

“我的主人,奴婢奉招前来,有什么事要做?请吩咐吧。”

阿拉丁一见戒指神,喜得跳了起来,大声说道:“我要你把我的宫殿和我的妻子白狄奴·卜多鲁公主,以及宫中所有的一切,都给我搬到这儿来。”

“主人啊!不是我不愿意,你要我做的事,我实在无能为力。因为这是灯神职权范围内的事情,我不敢去尝试。”

“哦,原来是这样。好吧,我不勉强你。不过,最低限度你得把我送到宫殿所在地。无论宫殿在什么地方,我都非立即去那里不可。”

“遵命。”戒指神说完,便背着阿拉丁飞腾起来。

戒指神把阿拉丁送到他的宫殿面前,而他落脚的地点,正对着他妻子白狄奴· 卜多鲁公主的寝室。此时已是夜深人静了。当阿拉丁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色中,好不容易辩认出自己的住室时,他满腔的忧愁立即消逝了。他确信这是老天爷让他重见妻子的安排,戒指神在他山穷水尽走投无路的危急情况下,及时前来救援,给予了他生存的希望。

由于一段时间来阿拉丁遭受了沉重的打击,忧愁痛苦一直萦绕着他,他已整整四天没睡好觉,此刻他疲劳不堪,当他走到宫殿左边的一棵树下时,刚坐定就沉沉睡着了。

阿拉丁由于太疲倦,一觉就睡到大天亮。

当他被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吵醒时,太阳已经照在他脸上。他一骨碌爬起来,走到小河边洗手洗脸,然后合掌默默祈求老天爷援助他顺利救出妻子。他来到宫殿前,仔细打量一番后,靠墙坐了下来,心里思忖着用什么办法闯进宫去跟妻子见面。

白狄奴·卜多鲁公主受了非洲魔法师的欺骗,失去了神灯,如今跌在陷阱中。由于离别丈夫和父亲,心情万分痛苦,她茶饭不思,更无法安睡,整日里悲哀哭泣。她的亲信使女非常同情她,随时在她身边照顾她。恰巧这天清晨,在命运的驱使下,婢女伺候公主时,随手打开了窗户。本来是想让公主看一看树木、溪流,以使她放松一下,获得一些心理慰藉。可此时她却一眼看见阿拉丁坐在墙边,便迫不及待地嚷道:

“公主啊!你快来看,谁坐在墙脚下呀。”

白狄奴·卜多鲁公主听到叫唤声,赶快一骨碌站起来。

她到窗前向外张望,看见了阿拉丁。此时阿拉丁也抬头看见了她,于是两人的目光相对,互用眼神问好。白狄奴·卜多鲁公主对阿拉丁说:

“你赶快从侧门进来吧。那个该死的家伙不在屋里。”

她立即打发婢女下去给阿拉丁开门。

阿拉丁快步来到白狄奴·卜多鲁公主面前,夫妻重逢,互相拥抱、接吻,高兴得热泪盈眶。阿拉丁说道:

“亲爱的!我现在急需知道的是,我有一盏旧油灯,原来摆在我的房间里,你知道它现在在什么地方吗?”

公主听了丈夫的询问,好像明白了什么,她长叹一声,说道:“亲爱的,我万万没想到,这盏油灯会使我们落到今天这种境况之中啊。”

“快告诉我油灯的去向吧。”阿拉丁忙着催问。

于是,公主把事情的原委从头到尾叙述了一遍。尤其把旧灯掉换新灯的过程讲得更详细,最后说:“第二天我发觉我置身于这里,才意识到我们彼此恐再难见面了。那个用欺骗手段拿走旧灯的人,还厚颜无耻地说,他干这种勾当,是凭其魔力趋使和那盏灯的作用而完成的。他是非洲的摩尔人。现在我们就在他的家乡呢。”

“告诉我吧,这个该死的家伙,除了骗走神灯,搬走宫殿外,还有别的什么企图吗?”

“他每天都要到这儿来纠缠我,向我求婚,叫我忘掉你。他还说,我父亲已经将你处死,说你的父母是穷苦人,你是靠他发财致富的。此外他还用许多好话来安慰我,可是我始终处在悲痛之中,整日里以泪洗面,一直没有答理他。”

“快告诉我,他把那盏灯放在哪里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