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童话网 > 一千零一夜 > 阿卜杜拉·法兹里和两个哥哥的故事

阿卜杜拉·法兹里和两个哥哥的故事

作者:童话故事编辑 时间:2009-08-11

“两位兄长,她已经跟我订下婚约,如果我把她给你俩中的一个而破坏婚约,就会大大伤害她的心,因为她是以妻子的身份随我而来的。我怎么可以让她同别人结婚呢?至于谈到对她的爱慕心情,相信我比你们更强烈。我绝不会将她让给任何人。不过我可以答应你们,在我们平安回到巴士拉之后,我愿为你俩物色两个你俩都满意的本地姑娘,替你俩去提亲,拿我的钱送彩礼,咱三兄弟同日举行婚礼,热热闹闹地欢宴宾客。至于跟我一起来的这个女人,我再次申明,她是属于我的,并奉劝你俩最好别再打她的主意了。”

经我再三解释,两个哥哥都不吭气了。

我满以为他俩在我的解说下已回心转意了。于是我们动身起程,返回巴士拉。在旅途中我照例每天给住在舱中的女郎端茶送饭,无微不至地关心她。她始终躲着,不抛头露面。我自己同两个哥哥一起,睡在舱外。

船继续航行了四十天,直到远处出现巴士拉城时,我们才确信能够平安返回家乡了,人人心里都充满了喜悦。我自己向来信赖两个哥哥,从来未考虑过要对他俩有所戒备。可是我万万没有料到,当天夜里,正当我熟睡之际,不知不觉已被两个哥哥抬了起来。他俩一个抱着我的双脚,另一个抓住我的两手,为夺取那个女郎,他们不顾兄弟之情将我无情地扔到海中。当我发觉自己的生命已危在旦夕时,才惊恐地对他俩说:

“两位兄长,你俩为什么这样对待我呢?”

“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!为了一个女人就不念兄弟之间的感情,现在我们只有把你扔进海里,才能解我们心头之恨呢。”他俩说着果然把我抛到海里。

阿卜杜拉讲到这里,回头问两条狗:“哥哥啊!我所说的这些事,是不是事实?”

两条狗听了,低头,闭眼,以此证明他的叙述是真实的。哈里发眼看到那种情形,感到惊奇。

我被两个哥哥抛入海中,便迅速沉到海底。后来在海流冲击下,才慢慢地浮出水面。这时,一只人一样大的飞禽,突然从天空俯冲下来,并立即抓起我飞腾起来。迷迷糊糊中,我睁眼一看,见自己已置身于一幢雕梁画栋并饰以各种珍宝的宫殿里。只见在一群美丽的姑娘中间有一个妇人,坐在一张镶满珠宝的宝座上。她全身上下珠光宝气,放射出来的夺目光泽使得面对她的人们无法睁眼。

这时候,那只带我飞到宫中来的大鸟,突然摇身变成一个天仙般的女郎。她便是那次我在山中所碰见的、被黑蛇追逐、欺凌的那条白蛇。只听那个坐在宝座上的妇人对女郎说:“此人是谁?为何带他到这里来?”

“娘,这就是那位在危难之际,以勇敢行动保全了我名节的勇士啊。”接着她问我:“你认识我吗?”

“未曾见过你。”我回答。

“我曾在荒山中碰到你。当时我正与一条黑蛇拼死博斗,是你将它打死,才使我幸免于难。”

“当时我只是看见一条白蛇和黑蛇战斗啊。”

“我就是那条白蛇。其实我是神类中红王的女儿,名叫塞欧黛。坐在宝座上的这位是我的母亲,是红王的王妃。那条黑蛇,原是黑王的宰相,名叫代尔非勒,是个无耻之徒,性格极其丑恶。他第一次看见我后就想占有我,便厚颜无耻地向我父亲提亲。我父亲断然拒绝,派人回答说:‘你这个神类中的渣滓,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,有何资格娶帝王的女儿为妻?’为此他恼羞成怒,怀恨在心,随时都想达到其罪恶目的。从此他注意我的行踪,我上哪儿,他跟踪到哪儿,一心一意要加害于我。他同我父亲之间曾发生激烈战斗,可是他狡诈成性,要完全制服他很困难。每当我父亲占优势、胜利在望时,他总能寻机逃之夭夭,所以无从根绝后患。我为躲避他,每天都要变一个形象,变一种颜色,但是每逢我变形时,他也相应地变为一种对抗形象;无论我跑到哪个地方去躲避,他也总能闻着我的气味,并跟踪追到那里,致使我一直处在危险中。那次我变成白蛇,逃往山中,他也随之变为黑蛇,跟踪追到里。战斗中我快支持不住时,幸蒙你赶到,并用石头将他砸死,我才脱离险境。当时我曾对你说:‘接受了你的恩惠,我会报答你的。’此次见你的两个哥哥谋害你,把你扔到海中,我才有了这个报答的机会。你对我恩重如山,应当受到我们全家的敬重。”接着她对后妃说:“娘,由于他曾挽救过你女儿的生命,因此,请你尊敬他吧。”

“我代表我们全家竭诚欢迎你这位贵客!因为你对我们做了好事,理应受到我们的敬重。”后妃说罢,赏我一套非常值钱的名贵衣服和一些金银、珠宝,最后吩咐道:“你们带他去见国王吧。”

于是我被他们带到一间殿堂中,见国王坐在宝座上。他身边的侍卫体格高大,戒备森严。他的衣冠嵌满珠宝金玉,闪烁着灿烂的光辉。我一见他便感到眼花缭乱,不敢正视。国王一见我便起身迎接,他的侍卫也全都站了起来。国王欢迎我,祝福我,对我非常尊敬,并赏赐我最珍贵的礼物。后来国王吩咐侍卫:“你们带他去见塞欧黛公主。”

公主决定送我回船,于是便背着我并带着国王赏赐我礼物,一起飞腾起来。

再说我的两个哥哥刚把我抛下海,在睡梦中的船长便听到响声,他赶忙起来问道:“什么东西落到海中了?”我的两个哥哥立即猫哭耗子假慈悲地嚷道:“我们的兄弟丧命了。他在船弦边解便时,被海浪卷走,落到海中淹死了。”接着他俩便动手抢夺我的财物,为争女郎各持己见,争论不休,彼此都说:“此女郎是我的,谁都不得染指。”